點滴在心頭

楊偉基 CHRIS

自緬甸雲彩家園成立以來,我這個楊爸爸一下子多了很多孩子,無論是緬甸雲彩家園或國內的雲彩關愛中心,每當有新來的孩子,我第一樣要做的,便是努力的去記住孩子們的名字,畢竟孩子叫我做楊爸爸,真的不好意思連孩子的名字都嚷不出來。可惜我腦袋的記憶體卻偏偏是天生低配那一類,記得有一次在緬甸雲彩家園,有一位新來的可愛女孩子跑到我面前,對我說:「楊爸爸,我送你這幅畫。」在我眼中,她跑來我身邊已經是一幅最美的圖畫,我開心的抱著她,腦子開始執行搜索模式,一邊搜尋她的名字一邊回應道:「孩子真乖啊!楊爸爸愛你!」不過孩子天真的眼睛好像看出我的內心:「楊爸爸,你記得我的名字嗎?」「我記得的。」我真不想讓她失望,腦子裡馬上執行加速搜尋模式,希望在她發現之前想起她的名字,但她最後愉快地帶著惡作劇口氣道:「楊爸爸,我猜你不記得啊!我叫賴雪曉。」唉!當機藍屏了,我尷尬的坦白跟她說:「孩子,實在對不起,楊爸爸答應你以後一定會記得你的名字。」我明白孩子心裡不單希望我記得他的名字,他更渴望得到失去的關愛,希望有人像爸爸一樣愛他保護他。

 

很多人或許不知道,我特別喜歡廣西的週末,因為雲彩關愛中心的孩子們在週末都不用上學,所以我會特意選擇這天到中心與孩子一起。我一直都很享受與孩子們相處的時間,如享受著孩子們摟著我的頸要我抱抱的甜蜜,也享受看孩子們坐在我身旁跟我談心事的時刻。這種滿足與喜樂的感受,在自己的三個孩子回到美國讀書後尤為深刻,感覺就像把我帶回三個孩子的小時候,讓我再次做回年輕爸爸,享受與孩子溫馨的互動,唯一不同的是,孩子們天真爛漫的背後,都擁有不為人知的不幸故事。

 

去年的暑假過後,中心來了新的孩子。那個週末,我剛好帶著新來的柳兒一家出外遊玩,柳兒大約13歲,與弟弟妹妹一起來到關愛中心。她們的媽媽從小便離開了她們,只有爸爸帶著他們長大,不幸的是,她們的爸爸在幾個月前突然離世。失去唯一的親人,可以想像孩子們的內心是多麼的傷痛。所以我希望陪她們外出遊玩,除了可以建立更好的感情,也可以通過外出遊玩,讓他們放開心裡的壓抑。記得剛開始帶孩子出外時,我們會一起去爬山,但這讓我很快便發現一個生理定律,就是「孩子的體能大於意志,成人的意志大於體能」。所以經歷了幾次筋疲力盡的爬山體驗後,我開始帶著孩子一起去溜冰和跳充氣城堡,而我則會坐在旁邊欣賞著孩子蹦蹦跳跳。孩子們一般可以跳上接近一個小時才滿足地從充氣城堡裡出來,但柳兒卻玩了十分鐘便出來坐在我身旁。我給了她一瓶水,讓她保充一下水份,柳兒喝了一口水後突然看著我,跟我訴說她的故事。我看出她很需要安慰,我輕拍她的肩膀,安慰她不用害怕,我們現在就是她的家人,會一直與她一起。柳兒抬頭看著我,眼神裡帶來疑惑的探問:「王媽媽說你是我們的楊爸爸,你就像爸爸一樣愛我們,是真的嗎?」我沒有想過柳兒會問我這樣直接的問題,但在那刻我的內心暗暗的傷痛,眼前的孩子是多麼的需要得到保護與安慰,我輕輕的拍著他的肩膀,堅定的跟柳兒說:「楊爸爸願意,亦一定會把妳當像我的孩子一樣看待!就像爸爸一樣的愛著你們三姐弟。」柳兒聽後用力的抱著了我,輕輕地對我說:「楊爸爸,謝謝你!」

​關注我們
  • 白色的Facebook圖標
  • 白色的Instagram圖標
  • 白色的YouTube圖標
© 2019 Silver Lining Foundation 雲彩行動 版權所有 | 慈善團體免稅檔案號碼:91/101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