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西雲彩關愛中心代母

黃媽媽

我是雲彩大化關愛中心的一位母親,記得來到雲彩工作的第二年,我就面臨著離開或留下的選擇。如果選擇離開,我最開始的初衷是來給這些無助的孩子一個家,說走就走是多麼不負責任啊;如果選擇留,又感覺面臨極大的挑戰,怕不能勝任,更怕教育不好孩子。

 

記得在2012年的時候,我的家庭來了一對小姐妹。確切的說是姐姐先來的,因為當時妹妹還太小,只有2歲,姐姐也才 4歲,她們的父母都因病去世了,家裡的經濟陷入了困難,所以,爺爺和大伯商量了就決定讓姐姐先試著入住雲彩。就 這樣,我們家迎來了第一位最小的家庭成員。

 

姐姐剛來雲彩的時候很安靜,不哭也不鬧,可能是對陌生環境的不安,一雙水汪汪的眼睛讓人看着都心疼。因為剛來, 也還沒來得及安排她去哪個幼稚園,就先讓她在中心適應一下。這樣一來,我去買菜的時候帶著她,開會時也帶著她,走到哪就帶到哪。就這樣差不過了一個月,小姐妹的爺爺又再次來到雲彩,並告訴我們他的想法。他表示妹妹在家比較鬧騰,家裡環境也不好,加上少了姐姐這個玩伴,他心有餘而力不足了,希望我們能把妹妹也接收進雲彩。

 

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接收過這麼小的孩子,也有許多的顧慮和擔憂,但是猶豫過後,我們雲彩還是選擇了接納。就這樣妹妹也來到了我的身邊,成為我們家最小的成員,而姐妹倆可以再次一起生活一起成長了!

 

妹妹很好動,沒有像姐姐那樣安靜,亦因 為她是雲彩大家庭最小的寶寶,所以受到所有哥哥姐姐的擁戴,她每天都玩得不亦樂乎。我想這樣也好,她就沒有時間想家了,也以為她能像姐姐一樣快速適應新家的環境,但事實是:當其他哥哥姐姐回房休息後,她沒有了玩伴,就會開始不安的放聲大哭。不論我怎麼抱、怎麼哄都無濟於事。因為其他孩子第二天一天要上課,為了不影響他們休息好,我只好背著妹妹 到走廊及操場上走走。到了夜深,她的哭聲漸漸變小,偶爾也會停下來,我心想她哭累了總該睡了吧,於是就背她回房間,輕輕放她回床鋪。豈料,她一碰到床鋪,就又哇哇大哭!看到身旁的姐姐就哭著跟 姐姐說:「我要回家!我要媽媽!」姐姐 聽到後則迷糊著眼睛,小聲地說:「媽媽 死了。」姐姐的聲音是那麼的微弱,然而在漆黑的夜裡我聽得那麼清晰,那麼刺痛心底,我只可默默地流淚,找不到一句可以安慰她們的說話。我只能摸摸姐姐的頭,把妹妹又抱在懷裡靠著姐姐的床頭,這時已是淩晨兩點多鐘了,我們也終於安靜了下來。

 

類似這樣的夜晚我們足足持續了8天,我的家人知道我沒有休息好後,擔心我這樣會累垮,勸我放棄,離開雲彩。我真的猶豫過,也想放棄過,但白天看到妹妹燦爛的笑臉和爽朗的笑聲,我又捨不得了。在這裡,我和孩子們已經成為一家人,他們愛我,我也愛他們….是走還是留,真的是一個艱難的抉擇。最後我跟我的家人們說,再給我10天時間吧,到時再作最終決定。就這樣,我又渡過了煎熬的8個晚上。之後,我就去找了辦公室的韋大哥跟他訴說了我想離開的想法,他聽了之後就給我建議並說:「從今晚開始,你不能再抱著妹 妹陪她睡了!再說,她還有姐姐陪她,你要想辦法讓她儘快適應這個環境,告訴她, 要像其他小朋友一樣自己睡了。」就這樣,我聽取了韋大哥的建議,從第9個晚上開 始讓她跟姐姐一起睡,半夜我起來看了她幾次,雖然也有小哭小鬧,但比我整個陪 著已經安靜很多了,睡得也沉穩一點。最後就像奇跡一樣,短短三、四個晚上,她已經可以安靜地和姐姐乖乖睡覺了。這令 我明白到,原來某些時候要學懂放手讓孩子自己長大,不可讓他們太過依賴。不論作為母親或是作為孩子,要學習的東西都有很多。

 

轉眼間,我在雲彩已經八年了,在照顧孩子這條路上,累了、煩了,或喜或憂,有過放棄的念頭,但是也總有無數個理由讓我堅持、堅持再堅持。我會繼續努力,好好照顧每一個孩子!

​關注我們
  • 白色的Facebook圖標
  • 白色的Instagram圖標
  • 白色的YouTube圖標
© 2020 Silver Lining Foundation 雲彩行動 版權所有 | 慈善團體免稅檔案號碼:91/10148